爱表城市天气预报

亨利慕时 Swiss Alp Watch 智能腕表

F来源:采文 T标签: 亨利慕时表,H.Moser & Cie手表 打印本文 V阅读:52109

Swiss Alp Watch-4.jpg

2015年,在电子行业各大巨头企业的推动下,智能手表市场的行情暴涨,过去12个月的总销量超过600万,总营业额高达60多亿美元。 智能手表市场各大领军企业的研发总预算超过80亿美元,这一数字甚至高于瑞士最大制表集团的总营业额。 然而,这才仅仅是开始——他们将掀起新一轮的市场变革,彻底改变消费者行为。


面对这一系列重拳危机,瑞士制表企业仍有多种应对方法。 他们可以置若罔闻,这也是大多数传统制表品牌的做法;他们也可以采取短期的机会主义方法,即将传统与科技相结合;或者还有一种出路——他们可以继续坚守瑞士制表业几个世纪来一直赖以维持声誉的价值观。 H. Moser & Cie.(亨利慕时)选择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作法,品牌全新推出的Swiss Alp Watch以和Apple Watch极为相似的外观,站上「智能表媒体关注浪头」来攫取注意,作为推升品牌关注度的宣传手法。


Swiss Alp Watch-2.jpg

H. Moser & Cie.表示:伴随着智能手表的全面兴起,瑞士传统制表业遭遇重创。 尽管如此,大多数传统钟表企业选择漠然,毫无响应。 以不变应万变诚然是一条危险的路线,但机会主义式的市场策略更显乏力——在传统高端制表方法中融入已经被淘汰的技术,如一体式表链和NFC/RFID芯片以及其他过时的接口等。 由于缺乏资源,没有前景且无法形成垄断性市场,此类尝试注定会失败。 瑞士高级钟表业的未来还是光明的,但前提是在继续创新的同时聚焦质量与传统这两大固有的内在价值。


Swiss Alp Watch-5.jpg

「我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核心地区长大,家中数代人都是制表师出身,瑞士制表业就是我们的重要传承之一,这一传承在过去遭遇过严重危机。 我的父亲经历过石英危机,他经常谈起那段艰难的岁月,它让制表师们更加团结在一起,为了共同的事业艰苦奋斗。 如今,H. Moser & Cie.发布Swiss Alp Watch,以应对此次的新挑战,证明传统机械制表前景可期。 而且实际上,它本身就承载着传统制表业的未来。 它对我们而 言不仅仅是一款腕表。 Swiss Alp Watch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 它代表着我们的坚韧不拔以及我们捍卫传统与固有价值的强烈渴望。 它就是我们所有信仰的实体化」,爱德华·梅朗 (Edouard Meylan) 如是说。


H. Moser & Cie.表示他们并不想要打造一款外观像机械腕表、内里是电子部件的产品,它反其道而行之:Swiss Alp Watch在外观设计上以智能手表为灵感源泉,但内在却是不折不扣的机械表。 100%瑞士制造的自主机芯,至少100小时的动力存储——Swiss Alp Watch绝不是跟风之作,它意欲代代相传,成为恒久经典。 单凭H. Moser & Cie.极具标志性意义的fumé表盘,足以使这款腕表永不过时。 细长型表耳赋予腕表复古外观,配有Moser绿色皮质衬里的大捻角羚皮表带则为腕表增添一抹摩登气息,这也证明了品牌对细节的精益求精。 以手动上炼HMC324机芯为动力源的Swiss Alp Watch堪称前卫创意与顶尖制表技术和谐交融的奇迹之作。


Swiss Alp Watch-6.jpg

H. Moser & Cie. Swiss Alp Watch配备HMC 324手动上链机芯,所有摆轮和小齿轮均采用Moser轮齿 可更换的Moser擒纵机构,原装斯特拉曼游丝 (Straumann Hairspring®),带稳定的宝玑游丝。


可更换的Moser擒纵机构,原装斯特拉曼游丝 (Straumann Hairspring®),带稳定的宝玑游丝。


Swiss Alp Watch-3.jpg

「Swiss Alp Watch 不能打电话,也不能帮您发送消息和畅聊八卦;它不能把您在智能手机上创建的美丽图片分享出去,也不能帮您分享您的心率。 但是它的意义远大于此:它让您重新体验生活中的宝贵财富。 它让您有机会与您的至爱亲朋共度时光,无需滤镜、接口或任何修饰。 最重要的是,某一天您可以把它传给您的下一代,而不需要升级! 」爱德华微笑着说。


Swiss Alp Watch-1.jpg

技术参数


编号:8324-0200,白金款,标志性fumé表盘,大捻角羚皮表带,限量50枚。


表壳:18K白金;尺寸38.2 x 44.0毫米 / 厚度10.3毫米;蓝宝石水晶玻璃表镜,透明蓝宝石水晶玻璃表后盖,饰有“M”的螺旋式表冠。


表盘:饰有旭日纹的fumé表盘,镶贴时标,叶形时针和分针,6点位置处的偏心小秒针。


技术:自主设计和制造的手动上弦HMC 324机芯;尺寸32.0毫米 x 36.0毫米 / 厚度4.80毫米;频率18,000振次/小时;27颗宝石;动力存储最少4天,停秒功能,所有摆轮和小齿轮均采用Moser轮齿,可更换的Moser擒纵机构,原装斯特拉曼游丝 (Straumann Hairspring®),带稳定的宝玑游丝,黄金擒纵轮和擒纵叉,机芯和部件均为手工打磨和修饰。


应用:小时和分钟,小秒针,动力存储指示。


表带:手工缝制米色大捻角羚皮表带,配Moser绿色皮质衬里,18K白金插针式表扣,镌刻Moser标志。


(文:爱表网52watch.com/采文)

亨利慕时(H.Moser & Cie)手表品牌

H. Moser & Cie(亨利慕时)由Shaffhaussen夏夫豪森人Johann Heinrich Moser在1826年创建的,其表款和机芯的设计都颇有德国腕表的作风。机芯以二分之一夹板浮现,游丝头的固定安装以鹅颈式弹簧来压住游丝前真个方式,既奇特又雅观。更特别的是它还存在独破可拆解的擒纵体系,便于维修与调换 (interchangeable escapement)。Moser的动力储能显示也很特殊,表背上备有一个圆形能量显示盘,以圆盘动、指针不动的方法唆使能源储能,相称少见。而Moser机芯的抛光打磨与润饰,也领有上乘的程度,讲求每一项制造工序跟细节,绝不马虎,相称有特点。

当Heinrich Moser 于1826年结束其学徒期的时候,他曾仔细考虑过应该在哪里创业并且应该如何才能取得成功。他原本想将分工式生产制造方式引入到他的故乡沙夫豪森,但当时的市政委员会拒绝了他的申请并将城市钟表匠这一荣誉职位颁给了其他人。于是,Moser前往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并于1828年在那里成立了“H. Moser & Co.”贸易公司。Moser由此公司名设计出了书写体形式的公司标志,并配有商标印戳,在1918年前,几乎所有Moser钟表都使用该西里尔文和/或拉丁文书写体形式的商标标志,无论是自行生产的产品还是外来组装产品。

1829年,Moser在瑞士Le Locle成立了一家钟表厂,专为其在欧洲和亚洲的客户生产怀表。1831年,Moser在莫斯科开办了一家分公司。而在Nishnij-Nowgorod和Irbit成立分公司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这两个城市都是当时俄罗斯最著名的博览会城市,这样一来,Moser的产品便得以在两个俄罗斯行政中心城市和两个核心的博览会城市同时展示。

随后,Heinrich Moser逐渐超越了新老同行。在短短几年内,他的产品远销至日本和中国,波斯和土耳其斯坦,西伯利亚和堪察加半岛。1845年左右,Moser钟表已经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独一无二的市场领先者,并主导了当地的钟表市场。其业务范围甚至延伸至了巴黎。

Moser的俄罗斯公司当时所拥有的员工数量已经达到了50名,其中包括德国人、瑞士人、俄罗斯人和瑞典人。通过信件记录可以查证,当时的工作人员包括来自瑞士的钟表匠Johann Jakob Bär、G. Ganther、Johann Winterhalter、Victor Guye、Palk和Schwab以及Moser的女婿Adolf Richard,另外还有一名叫Bianco的意大利人。他最勤奋的员工当属日后接管Moser俄罗斯公司的J. Winterhalter。

即便是在Moser作为成功和富有的商人回到沙夫豪森之后,他对钟表制造的热情始终不渝。因为他从他的教育经历中知道在制造怀表时表壳的加工和质量是一个弱点,因此,他于1853年在沙夫豪森成立了一家拥有20名员工的工厂,主要负责制造银表壳。三、四年后,第二家工厂成立。1863年,Moser为工厂配备了全新的机械装置,其中大部分由他自行研制,从而简化了表壳制造的工艺流程。

而令Moser事与愿违的是,他唯一的儿子Henri Moser (1844-1923) 对钟表业务没有什么兴趣。1870年,二人断绝了关系。当Heinrich Moser于1874年去世的时候,他的第二任妻子Fanny接管了所有业务和位于Le Locle的钟表厂。而她并不愿意承担重任,于是便将整个贸易公司于1877年卖给了Johann Winterhalter,将位于Le Locle的钟表厂卖给了Paul Girard。在两宗转让中,她均按其丈夫所托在合同中明确规定所有后续公司均必须继续使用H. Moser & Cie.或Heinrich Moser & Co.这两个品牌。这样一来,Moser旗下的所有企业便转卖至他人名下。而他唯一的儿子Henri因无男性后代,因此,Moser这个名字也自此从这个家族中消失。

根据合同规定,无论是在全球业务中,还是在Le Locle的钟表厂,公司和品牌名称均得以保留,直至1917年。俄罗斯的十月革命将由瑞士人主导的钟表市场进行了彻底的清除。Moser公司的最后两名瑞士经理 — Cornelius Winterhalter(1908 至 1918)和Octave Meylan(1910至1918)被完全没收了财产,于1918年初回到了瑞士。

1920年左右,由位于莫斯科的Moser钟表公司的剩余资产兴建起了“中央钟表维修厂”,并于1927至1930年间开始自行生产钟表产品。尽管如此,Moser钟表始终都是最高品质做工的象征。1966年,苏联还为一名身居高位的军界要员颁发了一只在没收财产前原装生产的18K金Moser怀表,并配以自行雕刻的祝词。直至今日,该表仍作为历史证物被存放在沙夫豪森Moser股份公司的总部。

在Girard家族接管了位于Le Locle的工厂后,该厂依旧延续了生产精制钟表的生产路线。产品范围包括怀表和腕表,并与最优秀的供应商紧密合作。只是之前通常使用的、位于挡尘片内侧的西里尔文字消失了。

有证据证明,腕表生产于1953年进行了扩展,产品包括了防水型12线腕表和11 ½线自动腕表。1973年,H. Moser & Co. 因其所生产的锚形擒纵精密腕表和专用腕表而闻名,其中主要是18 K金腕表和配有首饰镶嵌表壳的腕表。

1979年,位于Le Locle的工厂并入“Dixi-Mechanique”集团,并生产“Hy Moser & Cie.”品牌的产品。

2002年,Moser钟表创始人的原有品牌“H. Moser & Cie.”被Jürgen Lange博士重新进行了国际注册。在Moser家族后人的共同参与下,Moser沙夫豪森股份公司成立。如今,Heinrich Moser的曾外孙Roger Nicholas Balsiger成为了名誉董事长。公司在2005年秋季,暨Heinrich Moser诞辰200周年纪念,重新回到了国际钟表界的舞台。

近年来由H. Moser & Cie研制的钟表继承了传统的经典优雅外观配以略显低调的风格,一如既往地采用了最高质量的传统机械钟表结构。不言而喻,这种集技术创新和高度使用便利性于一身的杰作,只能在H. Moser & Cie生产的钟表中找到。

这样一来,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功德圆满,正如同Heinrich Moser的曾外孙在一次采访中所描述的一样:在Heinrich Moser 诞辰200年的时候,我们能够将Heinrich Moser 这个名字连同钟表厂重新带回沙夫豪森,这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啊! 

阅读详情
相关文章
爱表网微信公众号

智能手表栏目资讯

康斯登放大招E-Strap:换表带不换表,就能享受智能手表的功能
康斯登放大招E-Strap:换表带不换表,就能享受智能手表的功能

低调地藏匿于袖口,悄悄然将传统机械腕表与智能之芯融为一体。E-Strap成为康斯登2017巴塞尔表展的新惊喜之一,不知道您是否已经为之好奇,为之着迷?全新E-Strap智能电子表带,基于康斯登智能传统腕表,将智能之芯高...

亨利慕时 Swiss Alp Watch 智能腕表
亨利慕时 Swiss Alp Watch 智能腕表

2015年,在电子行业各大巨头企业的推动下,智能手表市场的行情暴涨,过去12个月的总销量超过600万,总营业额高达60多亿美元。 智能手表市场各大领军企业的研发总预算超过80亿美元,这一数字甚至高于瑞士最大制表集团...

百年灵外太空计时B55腕表 重塑智能交互腕表
百年灵外太空计时B55腕表 重塑智能交互腕表

百年灵迎来首款智能交互计时腕表,为品牌注入了全新哲学——将传统腕表与智能手机相结合以达到功能和操作体验的全面提升。百年灵外太空计时B55腕表再一次证明了品牌在电子计时领域的先锋地位。一款专为航空专业人士...

阿里支付表Pay Watch来了,直接截击Apple Pay
阿里支付表Pay Watch来了,直接截击Apple Pay

上几个月,阿里巴巴手机事业部市场总监@阿里成力在微博上放出了一款不知名的手表,不少人猜测,这可能是是运行YunOS的智能手表。就在昨天,智能穿戴领域厂商FiiSmart联合支付宝和YunOS共同打造的PAY WATCH出现在了淘...

当硅谷遇上瑞士: 泰格豪雅推出TAG Heuer Connected 智能腕表
当硅谷遇上瑞士: 泰格豪雅推出TAG Heuer Connected 智能腕表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表盘只是电子显示屏,你相信吗? TAG Heuer泰格豪雅、英特尔公司 (Intel Corporation) 与谷歌 (Google) 联手发布一款由瑞士奢侈制表品牌TAG Heuer设计的智能腕表,此款腕表搭载英特尔技术,并受益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