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表网-中国著名手表资讯门户网站,16年老牌手表门户!

上手品评: 手表与雪茄 柏莱士全新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腕表


Bell & Ross(柏莱士)以“享受非凡时刻的妙法”为理念打造出全新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腕表。这款腕表的配色主要为古巴雪茄的标识性棕色,其设计巧妙地融合制表与雪茄两个领域。圆润的表壳和表盘的外观不禁令人想起雪茄的形状和颜色。精巧的表耳以及覆有金粉的阿拉伯数字的设计极具复古风格,令人想起传统的雪茄工艺。



只为雪茄迷而生的收藏级腕表

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腕表的配色主要为古巴雪茄的标识性棕色,开门见山,其设计巧妙地融合制表与雪茄两个领域。圆润的表壳和表盘的外观不禁令人想起雪茄的形状和颜色。精巧的表耳以及覆有金粉的阿拉伯数字的设计极具复古风格,令人想起传统的雪茄工艺。

直径42毫米的表壳通过精美的线性表耳与表带连接,线性表耳的设计可以追溯到第一代腕表,而VintageWW1 Edición Limitada的曲线设计和外观的纯粹性则源自第一代腕表的直接“前辈” — 怀表。

赤金的深色反光与表盘和表带的棕色珠联璧合。窄形的鳄鱼皮表带和镀金指针尽显设计的典雅和精致。表盘上镌刻的文字是西班牙语,作为对该腕表古巴传承的终极致敬。



VintageWW1 Edición Limitada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快乐不知时日过


港人总爱挂在口边一句话叫“快乐不知时日过”,快乐的时间总让人忽视时间的消逝,故Bell & Ross选择在其全新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腕表上搭载带有大型动力存储装置的机芯。这一手动上弦机芯配备了动力存储长达五天的双发条盒。表盘上,一根指针通过指向刻有“reserva de marcha 5 dias” (5天动力存储) 字样的缓弧线轨迹告诉佩戴者腕表在下次上弦前还能继续运行多少天。

任何雪茄迷都深知,在雪茄简洁的外表下蕴含着复杂、精密的制作工艺。雪茄的核心 (“茄芯”) 由来自烟草不同部位的烟叶构成,外面包裹的烟叶称为“茄套”。最后所有这些都包裹于“茄衣”:一片大叶子,构成雪茄的可见部分,经过长时间的发酵,赋予雪茄独特的颜色。

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 腕表搭载BR-CAL.202手上链机芯


Vintage WW1 Edición Limitada 腕表搭载BR-CAL.202手上链机芯


爱表网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爱表网52watch.com/白浪)

柏莱士(Bell & Ross)手表品牌

?  Carlos Rosillo 和 Bruno Belamich进军制表业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992年。他们当时都是28岁。"我们是朋友,而且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手表," Carlos Rosillo回忆道,他把我们迎接进位于巴黎最豪华的小区之一rue Saint-Honore 350号的该品牌总部。

  他们的冒险事业一开始几乎就是一场失败。为了拿到毕业证,Bruno Belamich将一个正在研制的手表课题呈交给他的教授小组。那是一个雄心勃勃'classy'的计划。然而,其中有一位教授对此表示了深刻的怀疑,敦促他的同事们不予批准。幸运的是,其它教授并不苟同这位持异议的教授,他们采纳了这个青年的理念。更有传奇性的是,我们应当提及,小组内那位挑剔的成员,曾一度是法国计时之花Japy最后一任经理。 "那时,他不得不临时解雇3000名雇员",Carlos Rosillo回忆道,他好像对这个人并没有很美好的回忆。

  Rosillo补充道,"虽然我们是法国人,但我们并不是法国制表商。法国的制表业已经消声掩迹了。因为它拒绝在市场低端和高端之间选择,已经转变成死亡谷。而我们选择了高端。这就是我们在瑞士制造手表的原因。"

  Bell & Ross,瑞士制造,当然几乎完全是瑞士产品,Carlos Rosillo解释,"只有表带例外,是在比利时制造。"严格来说,品牌的起步并不困难。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合伙人,每人拿出20000欧元投入。日本手表杂志的老读者Bruno Belamich在其中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一位住在德国法兰克福,名叫Helmut Sinn的著名制表商。一次会面之后,合作就开始了。Sinn设计了第一个系列,采用了Valjoux 和 Lemania 5100 瑞士机芯。Rosillo说,"他把我们扶上了马。"

  第一个系列和第一本产品目录创造出来了。与此同时,Bell & Ross这两位年轻的业主向另一位大名鼎鼎的专家、IWC万国当时的生产主任Lothar Schmidt求助。后来,在1995年,他们的手表,在巴塞尔国际手表博览会上初次露面。当时的情景有些难以接受,今天回忆起来却让人感到及其高兴。 Rosillo 和 Belamich把他们的手表摆放在一辆被当作展台的Twingo汽车内,这辆汽车位置距离所很近,正因如此,买主们,包括一些有声望的人士,也不可能错过这个年轻的团队。Bell & Ross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1997年,急于创业但又紧缺资金的Rosillo 和 Belamich和Chanel香奈尔签订了一份财务协议,香奈尔成了公司的一个虽持少数股份但却举足轻重的股东,使其能够正常运作。制造设施位于瑞士的 Chatelain,而工厂则设在La-Chaux-de-F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