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表网-中国著名手表资讯门户网站,16年老牌手表门户!

精致装饰化作柔媚时光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爱表投稿 2014 SIHH 专题]一年一度的钟表盛会日内瓦国际钟表展已经开幕,腕表之家特派前方报道团队已经开始工作,他们将为您带来最新最快最全面的表展报道。江诗丹顿全新的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邀您一同踏上世界装饰艺术之旅,带您欣赏不同文化中装饰艺术的独特魅力。该系列的灵感来自对遥远地方的梦幻憧憬,并从江诗丹顿历来坚持的对世界开放包容的态度中受到启发,采用镂雕艺术及各种艺术相结合的工艺,推出了四款女士腕表。该系列腕表经过了十位不同的工匠大师之手,他们以精湛的技艺重新诠释了奥斯曼建筑(Ottoman architecture)、中国刺绣、印度手稿和法国蕾丝的艺术魅力。这些精致柔媚的腕表搭载手工雕刻的轻薄机芯,与珍贵的表盘装饰相辅相成,将腕表的内外之美巧妙融合。

探索卓越工艺与珍贵装饰的精髓

女性特质里最迷人的一面是她们能够重塑自我,同时密切关注周围世界以及其中的多元文化。江诗丹顿一直以来尽情释放着无限创意,不断推出专为女性设计的非凡作品。这些作品中自然包含腕表,但在此之前还有装饰精美的怀表,可挂在长项链或大环项链上,也可别在连衣裙上或藏在胸针里。所有作品都需要江诗丹顿的能工巧匠发挥极致想象力,包括制表大师、雕刻师、珐琅师、机刻雕花师、珠宝师以及宝石镶嵌师,这样才能满足鉴赏力越来越高的顾客的需求。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腕表带领时尚女性重新发现装饰艺术的魅力,珍贵而精密的机芯让您感受时间的律动。中国及其古老的刺绣技艺,印度及其配有彩色插图的手稿,奥斯曼帝国及其建筑,法国及其蕾丝工艺——所有这些都是此系列腕表的灵感来源,通过江诗丹顿工匠师呈现于轻巧、精致的腕表上,彰显出各自的艺术精髓。机刻雕花、大明火珐琅、钻石、珍珠和珍珠母贝,以及精雕、宝石雕刻和掐丝宝石处理——不同文化的传统艺术在此交汇并焕发生机,与手工雕刻的精巧机芯相映成辉。

珍贵的镂雕机芯:当机械可与精致装饰相媲美

“假如没有内在美,任何外在美都是不完备的。”维克多·雨果的这句话是对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的最佳诠释,镂雕的机芯与表盘上的装饰完美搭配。

该系列腕表配备的1003超薄机芯以18K黄金制成,厚度仅有1.64毫米,齿轮系统采用镂雕工艺雕刻成精美的花边造型,充分展现了江诗丹顿在装饰艺术领域的专业技艺。这一工艺的非凡之处在于最大程度地雕镂了材料,同时不会损坏任何确保腕表正常运转的关键部件。在最后一道工序中,所有桥板都用锉刀手工雕成,每一个部件都用传统手法细致地完成了手工倒角、装饰和打磨,最终打造出一款轻如羽毛的理想机芯。机芯正面的装饰极其精致,最精细之处只有十分之一毫米,反面采用江诗丹顿独有的倒角和手工雕刻工艺,能够保持腕表纯粹、内敛的外观。

1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印度手稿

大明火内填珐琅和手工雕刻

粉红金表壳的外缘围绕着镶钻表圈,十种鲜艳的珐琅色彩在表盘上绚丽绽放。这些明媚动人的色调仿若一簇东方风格的花朵在蓝天上盛开。珐琅大师演绎了印度手稿中生动多彩的插图艺术,在镂雕机芯周围涂上浓郁的珐琅釉彩,宛如古老东方的书稿边缘装饰的花卉图案。装饰图案首先采用内填工艺以金线勾勒其轮廓,再以珐琅填充。烧制十种不同的色彩对于珐琅师的连续烧制技术构成了严峻的挑战,这道工序需要具备与真正炼金术师不相伯仲的大师级珐琅烧制技术才能完成叶子图案经过珐琅工艺处理之后再以手工细致雕刻,完美衬托出腕表的光彩,与镂雕机芯的雕刻工艺相得益彰。这也是整个制表过程中最为精细的步骤之一,因为珐琅易碎的特性,稍有失误就会让整个作品作废。

1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奥斯曼建筑

倒角工艺、珍珠贝母和半珍珠粒

采用倒角处理的粉红金木结构窗格表盘清晰地呈现出精密复杂的纤巧机芯,而每一条边都经过细致的手工倒角处理。镶嵌着半珍珠粒的这一金质窗格图案优雅地置于白色天然珍珠贝母基底上,令人联想到中东建筑中卷轴形图案的宏伟气势。表圈上精心设计的装饰——表壳边缘独具特色的一排微型珠串,,进一步展现出超凡绝伦的制表工艺。机芯上阿拉伯式图纹的雕饰再一次带您进入天方夜谭的魔幻世界。

1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法国蕾丝

机刻雕花、大明火珐琅和宝石镶嵌

光芒璀璨的白金花边细工装饰着采用手工机刻雕花和大明火处理的半透明珐琅表盘。这一蕾丝图案经过巧妙的抛光处理,让人回想起法式刺绣工艺的悠久传统,这是根植于法国文化中的一门古老艺术。整个图案营造出无限的轻盈质感,仿佛是耐心细致、技艺高超的制表大师用钩针和纺锤织成的柔软花边。金质表盘基底上饰有机刻雕花图案,令透明珐琅呈现出微妙的层次感。

1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中国刺绣

宝石雕刻、掐丝宝石和雕刻工艺

表盘采用粉红金掐丝工艺勾勒,上面缀满花朵图案的红宝石、赤铜矿和石榴石。精致优雅的宝石以宝石雕刻工艺切割和雕琢而成,并点缀着精雕细琢的金质叶子和花蕊,与中国刺绣中用丝线装饰珍贵面料有异曲同工之妙。叶脉和圆形花瓣体现出对细节的极度关注,为这一装饰赋予了深邃迷人的效果。精细非凡的红宝石雕刻工艺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每一颗粉红色蛋白石都经过单独的切割与研磨,与其他蛋白石密镶于表盘之上,宝石之间仅由0.5毫米的白金线作为分割。宝石大师和雕刻大师以令人惊叹的技艺向中国传承千年的传统刺绣艺术致敬。

镌刻日内瓦印记的腕表作品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腕表镌刻著名的“日内瓦印记”。“日内瓦印记”由瑞士联邦政府与日内瓦的大议会于1886年共同创立,是原产地、持久性和钟表专业技术的保证。这一独一无二的独立质量认证体系在2011年经历了彻底的变革——“日内瓦印记”此后不再仅仅适用于机芯,而是对整个腕表的品质认证。这标志着江诗丹顿长期支持的这一优质工艺的象征实现了重大改进。

镂雕的艺术和技巧

江诗丹顿的钟表不仅仅是具备时间显示功能的机械精品,更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体现着250多年历史所沉淀下的独特的技艺之美。早在1755年品牌创立之初,江诗丹顿的工艺师们就熟练地运用艺术工艺增添钟表的美感。手工雕刻就是这样一项工艺。这一颇具挑战性的工艺要求工艺师极富耐心、技艺精湛,这项工艺从品牌创立之初就被用来制作极致轻巧的钟表。Jean-Marc Vacheron在1755年制造的首枚江诗丹顿表就已配备镂雕摆轮夹板。此后江诗丹顿继续着对通透度的追求,同时制造出越来越精巧的机械零件,到1924年,江诗丹顿制造出了首枚整体镂雕机芯并将其安装在一款怀表上。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江诗丹顿作为在这个极其复杂的领域的领导者,展现了无穷的创造力,逐渐在各种繁简不一的机芯上使用镂雕工艺,同时也巧妙地将镂雕工艺和其他艺术工艺结合,在各式怀表和腕表上展示了钟表制作的微型奇迹。

能在三问、万年历和陀飞轮等复杂功能机芯上应用镂雕工艺的钟表制造商凤毛麟角,但江诗丹顿并不满足于此,而是重塑了美学理念并据此改造自身工艺,又一次拓宽了自己的艺术疆域。它引领雕刻工艺创造出了一种以直线形成交错曲线的雕塑效果,使得腕表的零部件也都成为具有建筑感的杰作,打造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影效果。

1

镂雕,通透而空灵的机械魔法艺术

制表师的首要工作

虽然镂雕本身只是一项纯粹的美学工艺,但相对于实心机芯而言,镂雕机芯的每道工序都更为复杂。首先,制表师要对机芯做细致的考量,尽量多做一些镂雕处理,以展现优美的机芯内部。在这一过程中,顶级制表大师需要凭借自己的毕生经验仔细考量,既要尽可能多的对材料做镂雕处理,又要保证机芯正常运转,达到这两者间的巧妙平衡实非易事。构思、设计、制模阶段就需要耗费数百个小时,而且机芯越复杂,拥有的复杂功能越多,耗费的时间也就越长。

工艺师的精心雕琢

在制表师找到镂雕与功能运转之间巧妙的平衡之后,工艺师将接手后面的工序。工艺师的工作不仅十分耗时,而且需要耐心、精准的手法并符合极其严苛的要求。首先工艺师需要花费几十个小时钻孔和切割所有的主板、桥板、发条盒及其他机械部件,然后工艺师手工装饰每个零件,有的零件经过倒角抛光处理,熠熠闪光,有的经过手工打磨,呈现出衬托光彩的哑光质感,两种效果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微妙的反差美感。虽然工艺本身要求甚高,但江诗丹顿镂雕表款中的弧形开口和内角(有些内角小于45°)令工艺变得更为复杂,而这种复杂程度是任何机器都无法完成的。

经倒角和手工打磨处理后,将进行机芯雕刻工序。雕刻一枚机芯大约需要一整周的时间,为了表现江诗丹顿原创的图形概念,并让这些图形呈现圆润、赏心悦目的浮雕效果,雕刻师利用刻刀细致入微地对材料进行切割雕刻。每一笔都极为精确,有时甚至细微到将近十分之一毫米,另外,艺术工艺师还将自己的感性理解融入零件之中,赋予每个零件独特的个性特征。

重返工作台

镂雕会使机芯材料减少,而材料的减少必然会导致零件的变形,因此组装调校镂雕机芯尤为复杂。对制表师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只能一遍遍地不断修整,直到保证零部件间能毫无瑕疵地配合运转。在这一道漫长繁琐的工序中,制表师不仅要保证没有灰尘进入镂雕表面,还必须严格遵守日内瓦印记的苛刻标准。制表师要关注每一个零件,特别是倒角部分,以确保零件既保持了美感,又能够正常运转。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机芯装壳又是另一项严峻的挑战,因为镂雕的通透性要求即使零件再小,每个细节也要完美无瑕。在进行防水性、持久性和精确度测试之前,机芯会多次重返工作台进行完善,直到玲珑剔透的镂雕机芯能够完全施展出自身的魅力魔法。就如同其他领域一样,对钟表而言,卓越和耐心的理想融合才能成就精品。

技术规格

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Fabuleux Ornements 传奇装饰」系列

型号33580/000R-9903 – 法国蕾丝

33580/000R-9904 – 中国刺绣

33580/000R-9906 – 奥斯曼建筑

33580/000R-9959 – 印度手稿

经日内瓦印记认证

仅在江诗丹顿专卖店有售

机芯1003 SQ

江诗丹顿自行研发并制造

手动上链机械机芯

手工雕刻

直径21.1毫米(9’’’ ?)

厚度1.64毫米

约31小时的动力储存

振动频率2.5赫兹(18,000次/小时)

117个零件

18颗宝石

显示小时、分钟

表壳18K白金/18K 5N 粉红金

镶钻表圈(64颗圆钻,总重约0.89克拉)

法国蕾丝和中国刺绣:镶钻机芯外圈(60颗圆钻,总重约0.20克拉)。奥斯曼建筑:滚花机芯外圈。印度手稿:抛光机芯外圈

直径37毫米,厚度8.00毫米

透明蓝宝石水晶底盖

防水系数经过3个巴大气压测试(约30米)

表盘法国蕾丝:手工机刻雕花和半透明大明火珐琅工艺,18K金质镂雕夹板,镶嵌蓝色和粉红色蓝宝石与钻石(13颗蓝宝石,总重约0.06克拉;40颗圆钻,总重约0.13克拉)

中国刺绣:掐丝宝石工艺(粉红色蛋白石),镶嵌红宝石、石榴石和赤铜矿(总重约1.40克拉)

奥斯曼建筑:18K金质镂雕夹板下面为白色珍珠贝母,手工倒角处理,饰有镶贴半珍珠

印度手稿:大明火内填珐琅和手工雕刻工艺

表带紫色/紫红色/黑色/蓝色手工方纹密西西比鳄鱼皮

表扣18K白金/18K 5N粉红金

半马耳他十字型镶钻表扣(21颗圆钻,总重约0.21克拉)

每款限量发行20枚

每一枚表底均镌刻“N°X/20”字样

以上是爱表投稿特派编辑为大家带来的2014SIHH 最新前沿资讯,接下来将为大家奉上更多更直观的展会报道,敬请大家关注。(爱表投稿 图/文 源源)

更多2014 SIHH资讯报道:http://geneva.ibiaomi.com/

爱表网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爱表网52watch.com/歌德)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手表品牌

江诗丹顿( vacheron-constantin) 世界著名钟表品牌(瑞士)江诗丹顿成立于1755年,为世界最古老的钟表制造厂,也是世界最著名的表厂之一。江诗丹顿传承了瑞士的传统制表精华,未曾间断,同时也创新了许多制表技术,对制表业有莫大的贡献。

经典广告语:你可以轻易的拥有时间,但无法轻易的拥有江诗丹顿。
  
1755 年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及後来加入的成员Francois Constantin,以其先知卓见及极致制表工艺,终在人文荟萃、人才济济的钟表王国━瑞士,取得先机率先成立,以着重人文精神及历史传承而名闻遐迩的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历经253年的时光淘洗,如今,江诗丹顿俨然为“时间”的同义词,更是爱表人士眼中无可取代的腕上艺术品。

历史悠久的江诗丹顿,有着多年的制表经验,有不少的伟世经典。但,"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一直是江诗丹顿的经营战略。如今,江诗丹顿在日内瓦的工厂年产量仅为6000只表。自1840 年起,每只手表的生产图纸、记录、销售日期及机芯表壳编号等资料,都完整无缺地保留在公司的档案柜中。他们将超群的技术,严格的测试,精湛的工艺与完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高贵典雅、令人赞叹不已、极富收藏价值的稀奇经典之作。在漫长的制表岁月中,经久不衰地成为名贵典雅的象征。

「马尔它十字」为江诗丹顿之标记,原是手工制表时代用来调整发条松紧的精密齿轮。唯用其象征优越技艺与手工制表传统。

  1755年,由Jean-Marc Vacheron设计的银表,珐琅制的号码盘镀上罗马数字,是江诗丹顿的第一只钟表作品。

  1839年,江诗丹顿研发了一套革命性的钟表生产方式。由Mr. Leschot发明的改良式杠杆擒纵机,两年後陆续研发成功。

  从此制表厂开始具备工业化的基础,江诗丹顿进入零件用机械预先组成,并以手工加以雕琢,而制表师傅们更有充裕的时间运用艺术天份从事创作,当然江诗丹顿也居於当时钟表界的先进地位。

  1877年,钟表的机件部份与表壳开始分开生产。

  1880年,取得马尔它十字商标,日後该商标更成为江诗丹顿的表徵。

  1881年,江诗丹顿一款作品被耶鲁大学列为珍品。1910年,江诗丹顿经过数年的研究实验,决定加入腕表的生产,当时并蔚为一股新趋势。

  1928年,一只18K金打造的怀表“Grand Complication”问世,包括一分钟计秒。而另一表面是以指针指示,有闹钟、万年历、月球盈亏显示等功能,限量生产三只。

  1929年,市场上出现一只怀表。金色的表壳上刻印一双埃及的皇族手臂,这是瑞士在埃及殖民地送给埃及国王Fouad一 世的礼物,附有30分钟计时,一分钟计秒及万年历等功能。

  1967年,江诗丹顿参与竞选“最薄表选拔”,并为此推出一款自动表,结合4000种零件,表身仅厚2.45mm,可谓为一项新的成就。

  跨越两个世纪以来,江诗丹顿耐心仔细的典藏其过往的作品,目前已高达400件之多。从1755 年起,江诗丹顿所制造的每只表,都分别有从机件内部及表身编号。按照这些标记,约可从档案中辨识出2000种原始款式。这可显示江诗丹顿制表工艺的独特,确为今日表坛之佼佼者。

  1997年12月江诗丹顿成为Vendome Luxury Group下的一员,在台湾由卡地亚分公司负责整体营运及行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