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表网-中国著名手表资讯门户网站,16年老牌手表门户!

现实版本的雨果机器人:距今240年的雅克德罗机械人



The Writer‘作家’


我非常喜欢一部电影《Hugo》(雨果·卡布里特的发明),如果大家同样看过这部电影,应该对那个神秘莫名的机器人眼前一亮,那个时代没有电子集成电路,只有精湛的机械设计和制作工艺,一个机器人拥有如艺术品一样的不凡外貌,里头机芯也是惟妙惟肖,繁复绝伦,事实上,在1774年已有大师完成近乎神话的写字机器人(Mechanism of the writer, automaton),他就是我非常钟爱的J.D.(不是京东,而是雅克德罗),世上历史最悠久的钟表制造商之一 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cquet Droz) 诞生于瑞士 La Chaux-de-Fonds 的一个富裕的名门,大学修毕神学学位后,他开始凭藉着自己在数学和机械方面的天才,在当时已是钟表制造中心的 Neuchatel 逐渐崭露头角。1758 年,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cquet Droz)和他同样也制表工匠的岳父 Abram Sandoz 一起旅行到了马德里,在西班牙宫廷展示精心制作的时钟,并进而赢得了惊人的名声和财富。



写字男孩是一台制作与1770年代的自动机器,制作者为瑞士钟表大师Pierre Jaquet-Droz。写字男孩可书写40个字母长度的句子和词语。240年前的杰作保留到今天依然能够精准运行,不得不让人赞叹机器的复杂程度之高。以机器重现人类写字动作的概念在那个年代可说相当超强。而且,要将精妙的构思化为现实做成这样一部机器肯定花了相当多的时间、耗去了设计师和制作者大量的耐心和思考,更难的是赋予机器人一副天真男孩的外貌。









写字男孩利用的是凸轮技术:凸轮随动机件根据不同凸轮让机器男孩的手臂做出各种动作。凸轮不止控制男孩每一次落笔,同时也精确控制羽管笔的下笔力度。Simon Schaffer教授赞叹这件作品是“凸轮技术最非凡的制成品。”更不可思议的是,机器人理论上可以写出所有单词,男孩的眼神还能随书写位置而移动。由凸轮控制的飞轮包含所有标点符号和字母,可以以任何顺序重新排列形成无数组合。(前提是40个字母)这件作品的更像是一件可以编程的电脑,看上去很像早期电脑。



写字男孩内部6000多个零件全为手工制作,细小的零件全部藏在男孩身体里。由于制表匠采用了内稳态的设计(一种机器自校准程序)和微型零件,机器男孩不需要外部动力即可运作,动力全部来自机器内部。


爱表网微信小程序 / 微信分享

(文:爱表网52watch.com/天舞宝轮)

雅克德罗(Jaquet Droz)手表品牌

瑞士表JaquetDroz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钟表品牌之一,迄今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清朝时期已获得大清皇族们欣赏。JaquetDroz以精致 制表和珐琅技艺备受赞誉,尤其擅长以珐琅烧制面盘为设计元素。在07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上,JaquetDroz展示多款古典美学与现代技艺交融的完美作 品。

公元十八世纪的钟表界诞生了两位不世出的钟表天才,一位是大家已经耳熟能详、发明陀飞轮的宝玑 Abraham-LouisBreguet,另一位则是表迷完全不熟悉的PierreJaquet-Droz(1721-1790)。 PierreJaquet-Droz诞生于瑞士LaChaux-de-Fonds的一个富裕的名门,大学修毕神学学位后,他开始凭借着自己在数学和机械方 面的天才,在当时已是钟表制造中心的Neuchatel逐渐崭露头角。1758年,PierreJaquet-Droz和他同样也制表工匠的岳父 AbramSandoz一起旅行到了马德里,在西班牙宫廷展示精心制作的时钟,并进而赢得了惊人的名声和财富。直到今日,他当年所制作的一座牧羊人之钟 (Shepherd'sClock)依旧在西班牙皇宫博物馆收藏展示之中。

跟其它钟表大师不同的是,Pierre Jaquet-Droz过着优裕生活、无须再为求糊口而 工作,也因此PierreJaquet-Droz将自己的心力都投注到制作极尽复杂的机械偶像(mechanicalfigurine、 Automaton)上。他将自己毕生专研数学和机械所获得的知识传授给他的儿子Henri-LouisJaquet-Droz以及徒弟Jean- FredericLeschot,三个人一同创作出了历史上最著名的三个机械人偶:TheWriter、TheDraughtsman和 TheMusician,并于1774年在LaChaux-de-Fonds首度向世人展示。这三个极尽精巧的机械人偶,分别能做出书写文字、绘制图画和 弹奏音乐的巧妙动作。据当时的纪录指出,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众扶老携幼、争相竞睹这人类工艺史上的伟大奇迹。之后,PierreJaquet-Droz等人 又带着机械人偶巡回欧洲各地的宫廷和画室展出,到处都受到崇高无比的评价。而这三个著名的人偶在历经西班牙等不同博物馆的收藏后,Neuchatel的 Museeed'Artetd'Histoire博物馆于1906年获得瑞士政府补助将其购回,目前状态完好如初,并已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定期展示之 中。

Pierre Jaquet-Droz也精于制作音乐报时鸟(SingingBird)和时计。 早在1738年,他就已在LaChaux-de-Fonds开设了第一家制表店。之后又在1774年和1784年,分别在伦敦和日内瓦开设了第二和第三家 制表公司。他的制表公司一向致力于生产高贵、精致又美丽的时计,技术高超的工匠在生产的报时鸟上安装了复杂精巧的机械装置和报时音盒,而外观则饰以机心雕 琢的珠宝、贵金属以及耗时烧塑的彩瓷珐琅(enamel)。他的怀表也同样具有复杂精巧又准确的机芯,而外观则绝美富丽。在十八世纪时,Jaquet- Droz就有一大部分的钟表透过贸易商销售到东方来,包括乾隆皇帝都深爱他的作品。直到今日,北京紫禁城内仍藏有Jaquet-Droz当年制作的时钟。 而少为人知的是,Jaquet-Droz其实是世界上最早制作出所谓腕表的表厂,一只18世纪制造、附有表带的Jaquet-Droz女表在1992年通 过金氏世界纪录的认证,成为今日所见最早的腕表。

有趣的是,和Breguet同为十八世纪制表大师的Jaquet-Droz表厂,它近年来的再 出发也常被拿来和Breguet相提并论,首先是因为这两家表厂复兴的背后推手,其实都归因于同一个法国人FrancoisBodet。 FrancoisBodet在二十多年前为Chaumet家族所拥有的Breguet工作的时候就萌生复兴宝玑大师制表工艺的念头,而他也的确办到了将宝 玑大师成现在怀表当中的绝世奇艺,移植进化应用到手表中的任务,并完成了将Breguet推向一流顶尖表厂行列的成就。1995年 FrancoisBodet离开宝玑之后,他再度选择挑战,和RodolpheSchulthess以及YvesScherer等人一同开始了复兴 PierreJaquet-Droz大师制表技艺的历程。而巧合的是,在Swatch集团于2000年也并购了Jaquet-Droz之后,目前 Jaquet-Droz和Breguet已经同属一个集团,这真是历史中令人谓叹的偶然和机遇。